复习好累啊妈的

曦澄开车脑洞合集

果然,又被屏蔽了😑
我把微博地址放评论里了,想看的兄弟们可以戳链接去看😑

曦澄开车脑洞(三)
(设定就是我之前想的那个蓝涣黑化😎人物果然有点崩😑)

魔道荣耀的相关脑洞(七)

       如果江澄是个游戏主播?

       江澄正在调试摄像头的角度,忙里偷闲瞄了一眼刷屏的弹幕,只见无数条类似“我老公怎么可以这么帅!”“天哪天哪天哪澄澄离我好近!!!”“房子车子钱我都准备好了江澄你什么时候娶我”“快……快叫救护车……我被帅晕了……”的弹幕刷过,江澄见了手短暂地顿了顿,然后继续着手上的动作,耳尖却悄悄泛起了红。开播这么久以来这种弹幕他每天都能看见,但每次都会觉得怪不好意思,江澄也在微博提到过这件事,让女粉丝们不要再叫他老公了,而且看直播的时候不要老盯着他的脸看,游戏更重要。此话一出江澄立马收到了来自全体女粉的哭诉,有些粉丝还煞有介事地表示算命先生告诉过她,如果你不叫一个名为江澄的游戏主播老公的话你的人生将多灾多难。江澄见了这些评论心里觉得好笑,又觉得自己的粉丝们实在太可爱了,便任由她们去了。不过每次该红的耳朵还是会红,该疯狂的粉丝还是会疯狂。

       昨天江澄的直播间订阅达到100万了,所以江澄想着做一期观众福利直播来反馈他的观众,于是他便想到跳一段街舞,虽然内心觉得有些羞耻,但想到很多粉丝说心心念念的就是澄澄的街舞了江澄便咬咬牙,豁出去了。

       此时洗完澡的蓝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毛巾擦头发,一边留意着江澄房间的动静,奇怪的是没有一点声音从江澄房间里面传出来。蓝涣心里紧了紧,要是在往日江澄应该开始直播了,难道今天出什么事了吗。蓝涣想到这儿便起身走到江澄房间门口,却不敢贸然进去,便屏息侧耳仔细听着房里的动静。听了一小会儿后蓝涣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怎么听见了江澄的一丝呻吟!并且他还听出了江澄声音中那一点强迫自己忍住的意味!江澄现在在房里做什么,难道他早上给自己说的观众福利就是转行做一个色情主播吗?!蓝涣的心跳如擂鼓,心中反复告诉自己冷静下来,要相信江澄不是那种人,他强忍着破门而入的冲动又静静地听了会儿,直到他听见里面传来江澄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响蓝涣再也顾不上心里的雅正直接冲了进去:“阿澄!”

      却说江澄在调试摄像头的时候使出了吃奶的劲,当初考虑到直播时画面的质量要求,江澄便让安装工人将摄像头稍微固定一下,而他低估了安装师傅的技术,他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摄像头调整到他满意的角度。而当他松气的同时一声呻吟脱口而出,而随之而来的便是突然疯狂起来的弹幕,江澄却不以为意,毕竟在使了大劲之后多多少少都会发出这种声音。他定了定神,暗地里给自己鼓了鼓劲,强压下心头的羞耻感,于是故作豪迈地脱下外套,发出不小的声响,江澄还顺便耍了耍帅。没想到这时房门却被大力推开,伴随着一声划破夜空的“阿澄!”蓝涣神情激动地从外面闯了进来,正对房间的摄像头尽职尽责地记录下了一切。

      江澄:“.…..”

      蓝涣:“.…..”

      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弹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看到了什么!!”“卧槽那是浴袍吧绝对是浴袍吧!”“我靠帅哥你谁啊!!!!”“YOOOOOOOOOOOO”“踢翻这碗狗粮!”“草莓草莓草莓我看到了草莓!!!”

       蓝涣在大脑当机一秒后马上回复到平时温文尔雅的模样,顺势整理力量下浴袍好遮住锁骨下方的吻痕,对着镜头温和地笑了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而江澄的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黑直到变成现在的铁青色,蓝涣恍惚间觉得自己看见了自家阿澄身边散发出的黑气,觉察到不妙灵活地往门外一闪。躲过了江澄恼羞成怒重重摔上的门,而江澄的怒吼却穿过卧室门一字不落地传到了蓝涣的耳朵里:

     “蓝涣你怎么不去死!!”


我……我又被封😭心好累

凌晨写的小朋友组的开车脑洞起床发现撸否给我封了😑我真是😑

想写黑化的蓝涣把江澄囚禁在自己身边的肉文,就类似于当年蓝涣父亲软禁母亲那种,但是这种设定写出来人物绝对会崩坏到妈都不认识

日常犯病脑洞(二)

      设定是曦澄双向暗恋吧,蓝涣喝醉啦!(我实在是不记得他们两个人的身高了)

      江澄费力地扶着蓝涣跌跌撞撞地往楼上走去,天知道一个喝多了的一米八几的男人有多重!蓝涣今天是真的喝得太多了,江澄闻着从蓝涣身上一阵一阵飘来的酒味心里却没来由得有些发酸,蓝涣这种平时滴酒不沾的人究竟会为了什么事喝得烂醉至此?还是说,为了某个人?江澄想到这儿不禁偏头去看蓝涣,听过魏无羡口中醉酒后的蓝湛,江澄忍不住腹诽:“不愧是兄弟,喝醉了之后居然一模一样!”楼道里的暖橘色的灯打在蓝涣脸上,睫毛和鼻梁投下很好看的阴影,江澄默默地凝视了一会儿后果断地伸手抚上蓝涣的脸颊。让我自私一次吧,江澄略带苦涩地笑笑,收回手继续吃力地扶着蓝涣上楼。

      到家后江澄把蓝涣扶到自己的床上躺下,来不及想别的便转身走进浴室接好一盆温水准备为蓝涣擦脸,端着脸盆出来的江澄却猝不及防地对上蓝涣的深色眼眸,蓝涣醒了。江澄看着躺在床上浅笑地望着自己的蓝涣无意识地咽了口口水,强迫自己定下神来的江澄拧干毛巾,眼神回避着蓝涣的目光不自然地开口:“醒……醒了啊,我给你擦脸。”蓝涣却不接话,依旧笑着望着江澄,江澄被蓝涣毫不掩饰地赤裸裸的目光看得有些双腿发软,为蓝涣擦脸的右手停在半空中,似乎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帮他。

     “阿澄……”蓝涣低低地开口,惊得江澄心头一跳,随后右手就被蓝涣一把握住,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蓝涣压在了身下。“蓝……蓝涣?”江澄颤抖着出声,蓝涣粗暴地抢过江澄手里的毛巾扔在床边,抬起江澄的右手压过头顶,再用左手将江澄的两只手牢牢地压制住。江澄被蓝涣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弄得有点懵,甚至怀疑蓝涣根本没醉,抬头看见蓝涣的眼眸中多出了很多复杂的情绪,眉头也紧紧地皱在一起。江澄愣了愣,心里有些不忍看见蓝涣痛苦的表情,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便也不动了。蓝涣的右手掀开江澄的上衣,并一路向上摩挲,江澄只觉得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想要开口制止蓝涣却没想到开口便是一声呜咽声。听到这声呻吟的江澄悔得想当场咬舌自尽,蓝涣摩挲的右手也随之一顿,然后便轻笑出声:“阿澄,我听到了哦……”说完右手继续往上来到江澄的胸前,重重地按了下去。

    “唔……”江澄被蓝涣这突然的动作刺激得呻吟出声,隐隐带有一丝哭腔,蓝涣手上的动作不停,嘴里却温柔地吐出字眼:“阿澄,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江澄听后顿时大脑一片空白,不知作何反应。蓝涣又略带委屈地开口:“那么阿澄呢?阿澄不喜欢我吗?”右手却继续粗暴地对待着江澄的胸前,江澄的身子抖个不停,拼命克制着自己不让呻吟漏出来,断断续续地回答到:“我……我也好喜欢你,啊……最喜……喜欢你了。”

       灯光很暗,气氛暧昧得恰到好处,于是他们接吻了。江澄被吻得七荤八素,蓝涣放开他的时候眼睛对焦都有些困难。江澄摇摇头,努力让视线变得清楚好看清蓝涣的脸,心中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期待。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蓝涣比之前更加痛苦的表情,江澄吓了一跳,连忙开口问他:“蓝涣!你怎么了!”只见蓝涣皱着眉将头扭到一边不看他,两人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蓝涣率先开口了:“阿澄,我,我硬不起来!”江澄:“.…..啊???”蓝涣又沉重地点点头,两手握住江澄的右手说到:“阿澄!我硬不起来!你不会嫌弃我吧!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硬给你看!相信我!”江澄静默了一两秒,看了看自己勃发的下体,咬牙切齿地说到:“蓝涣你是喝了多少!关键时候你告诉我你硬不起来!”蓝涣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像是特别害怕江澄会离他而去,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提高:“阿澄!!都是我的错!但是我恳求你不要因此离开我!如果你足够信任我!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把你在床上干得……唔!唔!唔!”听到蓝涣慷慨激昂的话语江澄眼疾手快地捂住蓝涣的嘴巴,冷冷地开口:“蓝涣你明天醒了可以不用做人了。”

       因为宿醉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的蓝涣,走马观花地回忆了一遍昨晚的经历,只觉得假酒害人不浅。


我……我不记得蓝涣和江澄的身高了……只有瞎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