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习好累啊妈的

日常犯病脑洞

      江澄早上起床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嘴唇的右边长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暗红色口疮,长得恶心不说,关键很痛,碰都碰不得。于是江澄就顶着这样一个口疮龇牙咧嘴地上了一上午的课。被魏无羡看见了指不定要被怎么嘲笑呢,江澄郁闷地想,便以没有胃口为由拒绝了魏无羡一起去食堂的提议。等到整个校园进入午休状态安静下来之后,江澄做贼似的偷偷摸摸地跑到小卖部买了一盒蛋糕,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回教室。开玩笑,这种时候怎么能回宿舍,回去之后那肯定就是魏无羡和聂怀桑双人份的嘲笑!跑到教学楼楼下的时候,撞见了紧紧搂在一起拥吻的蓝湛和魏无羡,江澄顿时觉得嘴巴还没有眼睛疼。蓝湛听到动静轻轻放开魏无羡,而魏无羡则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看清来人后马上调笑到:“哟师妹!怎么跑得这么急啊,嘴巴上的辣椒也不擦一擦!”江澄听后冷笑一声:“你是瞎了吗,看不出来这是口疮?”说完也不管魏无羡放肆的大笑,大步迈上楼梯。迎面撞上下楼的金光瑶,只见金光瑶望向江澄后定了定神,随后便是一脸了然的笑:“哎呀呀,下次接吻的时候可要让二哥温柔一点啊,都把你嘴唇咬破了。”江澄:“???”金光瑶也不等江澄有所反应,一脸“我懂的”便走下楼去。走到教室所在楼层的走廊时江澄正好碰上巡视的级长聂明玦,江澄没来由得想要躲开他,却被眼明手快的聂明玦拦住,被迫接受聂明玦的反复打量。最后聂明玦语重心长地开口:“江澄啊,如果曦臣得了什么病的话一定要尽快去医院诊治,嗯…....那方面的事也可以暂时缓缓。”听到这里江澄忍不住开口了:“聂大哥,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没有帮蓝涣……”聂明玦抬手示意江澄不用说了,然后嘴里念叨着:“现在的年轻人啊……”离开了。江澄听后内心毫无波动:“哦,不要以为我刚才没有看见金光瑶脖子上的吻痕。”

       被这一群奇葩的人弄得有点心烦意乱的江澄铁青着脸走进教室,意外地发现隔壁班的金子轩竟然在里面,金子轩看到江澄后一愣,正要开口便被江澄拦住了话头:“我知道我嘴边辣椒没擦蓝涣吻技不行他还得了性病不肯治非要我帮他口交我知道我他妈都知道你们能不能闭嘴!”怒吼完的江澄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目瞪口呆的金子轩,就再不理会他。

       金子轩此时的内心:“我本来只是想给江澄推荐几款比较好的治口疮的药膏但是我现在好像知道了一些很不得了的秘密,怎么办,急,在线等!”


评论(20)

热度(151)

  1. 汪叽的专属wifi复习好累啊妈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