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习好累啊妈的

日常犯病脑洞(二)

      设定是曦澄双向暗恋吧,蓝涣喝醉啦!(我实在是不记得他们两个人的身高了)

      江澄费力地扶着蓝涣跌跌撞撞地往楼上走去,天知道一个喝多了的一米八几的男人有多重!蓝涣今天是真的喝得太多了,江澄闻着从蓝涣身上一阵一阵飘来的酒味心里却没来由得有些发酸,蓝涣这种平时滴酒不沾的人究竟会为了什么事喝得烂醉至此?还是说,为了某个人?江澄想到这儿不禁偏头去看蓝涣,听过魏无羡口中醉酒后的蓝湛,江澄忍不住腹诽:“不愧是兄弟,喝醉了之后居然一模一样!”楼道里的暖橘色的灯打在蓝涣脸上,睫毛和鼻梁投下很好看的阴影,江澄默默地凝视了一会儿后果断地伸手抚上蓝涣的脸颊。让我自私一次吧,江澄略带苦涩地笑笑,收回手继续吃力地扶着蓝涣上楼。

      到家后江澄把蓝涣扶到自己的床上躺下,来不及想别的便转身走进浴室接好一盆温水准备为蓝涣擦脸,端着脸盆出来的江澄却猝不及防地对上蓝涣的深色眼眸,蓝涣醒了。江澄看着躺在床上浅笑地望着自己的蓝涣无意识地咽了口口水,强迫自己定下神来的江澄拧干毛巾,眼神回避着蓝涣的目光不自然地开口:“醒……醒了啊,我给你擦脸。”蓝涣却不接话,依旧笑着望着江澄,江澄被蓝涣毫不掩饰地赤裸裸的目光看得有些双腿发软,为蓝涣擦脸的右手停在半空中,似乎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帮他。

     “阿澄……”蓝涣低低地开口,惊得江澄心头一跳,随后右手就被蓝涣一把握住,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蓝涣压在了身下。“蓝……蓝涣?”江澄颤抖着出声,蓝涣粗暴地抢过江澄手里的毛巾扔在床边,抬起江澄的右手压过头顶,再用左手将江澄的两只手牢牢地压制住。江澄被蓝涣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弄得有点懵,甚至怀疑蓝涣根本没醉,抬头看见蓝涣的眼眸中多出了很多复杂的情绪,眉头也紧紧地皱在一起。江澄愣了愣,心里有些不忍看见蓝涣痛苦的表情,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便也不动了。蓝涣的右手掀开江澄的上衣,并一路向上摩挲,江澄只觉得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想要开口制止蓝涣却没想到开口便是一声呜咽声。听到这声呻吟的江澄悔得想当场咬舌自尽,蓝涣摩挲的右手也随之一顿,然后便轻笑出声:“阿澄,我听到了哦……”说完右手继续往上来到江澄的胸前,重重地按了下去。

    “唔……”江澄被蓝涣这突然的动作刺激得呻吟出声,隐隐带有一丝哭腔,蓝涣手上的动作不停,嘴里却温柔地吐出字眼:“阿澄,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江澄听后顿时大脑一片空白,不知作何反应。蓝涣又略带委屈地开口:“那么阿澄呢?阿澄不喜欢我吗?”右手却继续粗暴地对待着江澄的胸前,江澄的身子抖个不停,拼命克制着自己不让呻吟漏出来,断断续续地回答到:“我……我也好喜欢你,啊……最喜……喜欢你了。”

       灯光很暗,气氛暧昧得恰到好处,于是他们接吻了。江澄被吻得七荤八素,蓝涣放开他的时候眼睛对焦都有些困难。江澄摇摇头,努力让视线变得清楚好看清蓝涣的脸,心中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期待。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蓝涣比之前更加痛苦的表情,江澄吓了一跳,连忙开口问他:“蓝涣!你怎么了!”只见蓝涣皱着眉将头扭到一边不看他,两人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蓝涣率先开口了:“阿澄,我,我硬不起来!”江澄:“.…..啊???”蓝涣又沉重地点点头,两手握住江澄的右手说到:“阿澄!我硬不起来!你不会嫌弃我吧!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硬给你看!相信我!”江澄静默了一两秒,看了看自己勃发的下体,咬牙切齿地说到:“蓝涣你是喝了多少!关键时候你告诉我你硬不起来!”蓝涣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像是特别害怕江澄会离他而去,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提高:“阿澄!!都是我的错!但是我恳求你不要因此离开我!如果你足够信任我!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把你在床上干得……唔!唔!唔!”听到蓝涣慷慨激昂的话语江澄眼疾手快地捂住蓝涣的嘴巴,冷冷地开口:“蓝涣你明天醒了可以不用做人了。”

       因为宿醉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的蓝涣,走马观花地回忆了一遍昨晚的经历,只觉得假酒害人不浅。


评论(9)

热度(31)